停頓了11個月後,兩岸貨品貿易協議終於在上周復談。這次號稱是「第九回合」的貨貿談判,其實從很多的角度來看,更像是「第一回合」,例如,這次是太陽花學運過後的首次接觸,也是我方新的主談人,國貿局新局長第一次上桌,更是外界第一次比較清楚地了解貨貿協議的談判方向與協議內容,無怪乎各界都用彷彿是兩岸首次談判的眼光來看待。

無論這是第九還是第一回合的貨貿談判,都具有重要意義。首先,學運過後,兩岸雙方可能都對協議下一步要怎麼走感到徬徨;我方更一直擔心,陸方是否會用暫緩協商的方式來表達立場。

隨著中韓FTA即將完成,中國本身的供應鏈逐漸完整之際,我們在中國市場的競爭局面愈來愈嚴峻,再加上亞太經濟整合加速,貨貿協議稍可緩解壓力,甚至可以擴大戰果,是關鍵的抗韓、抗邊緣化的武器之一。這次重啟談判,象徵了兩岸已拋開社群行銷怎麼做學運以來盤整期的陰霾,重新回到原來的軌道,具有重要意義。

再者,新談判團隊也有注入新動能的意義。過去經濟部的談判模式是兩岸與國際談判切割:國貿局負責兩岸協商,談判代表辦公室負責國際談判。殊不知二者雖有不同,但基本原則與議題性質卻有高度共通性,因此過去的分工導致經驗無法交流互通,資源與人力也分散,自然造成限制。隨著國貿局長仍繼續兼任副總談判代表,兩個職務合體,讓兩岸及國際經貿談判的經驗、專業及資源可以發揮綜效,相互支援互補,預期將有助於貨貿協議的推動。

過去服貿協議爭行銷策略議及學運的主要訴求之一,就是談判的資訊不透明,以及立法院監督權限有模糊地帶。這次復談,我們看到政府事前舉辦了超過200場的產業意見徵詢,第一次公開了談判方向,降稅模式以及公布談判日期,而過程中不但主談人每天會後說明進度,結束後亦有簡要的報告。這些創舉雖然凸顯前八回合的黑箱,但代表著政府對民意的回應與交代,值得肯定,更是恢復社會對協商信心的重要一步,未來應該在不損及談判策略的前提下,更加透明。

雖然如此,貨貿協議的未來仍有許多挑戰。我方主攻的產業,包含面板、機械、汽車與石化業,都是我國有競爭優勢,但關稅或其他限制仍高的項目,例如機械關稅超過9%,汽車整車仍有配額限制,而陸方則期待我方給予最惠國待遇,解除包含900餘項農產品在內的貨品進口管制。我方所要求者,是中國積極推動的產業;陸方所要求者,則是我方相對敏感弱勢的項目,彼此利益衝突,談起來必然困難。政府除了要時時徵詢產業意見外,更需要加速建立制度化的協助輔導機制,甚至加碼擴大預算規模,以降低負面衝擊。

此外,貨貿協議的文本將包含納入食品安全檢驗與動植物防疫檢疫措施、技術性貿易障礙、貿易救濟及透明化機制等規範。這些所謂「非關稅貿易限制」,正是近年來台商及各國抱怨連連的主要障礙所在,因為如果貨品在大陸海關就被阻擋拖延,法令規章又模糊不明,關稅再低也枉然。這些規範加上關稅優惠,才能真正彰顯貨貿協議的價值,也是未來談判代表要放心思好好談的項目。

最後,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病毒行銷facebook尚未完成立法,是部分人士反對貨貿復談的主要論點。面對中韓FTA及區域整合節節逼近,貨貿協議又需要時間理順千頭萬緒,為了避免台灣繼續原地踏步,立法院應該做為政府談判的後盾,儘快完成立法,才是台灣的最大利益所在。



8C37199891C930F3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◤大延老師的VEMMA維瑪 極限運動 減重健身分享部落格◢

qsqs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